[故事大全] []

cc飞车官网: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cc竞速飞车登录网站 > 

被家暴的女人

    2012年,我初入深圳,在坪山一个工厂上班,刚入职就被发配到产线实习。老秦是我在那条线的组长,手底下有二十几号员工。产线上,成品或半成品都叫做"物料",简称"料".她的职责就是催促各工序的员工尽快出料。现在回忆起来,脑袋里全是她余音绕梁的大公鸭嗓:
    "这批尿到哪里了?"
    "这几个尿还不拿去返修?"
    "这几盘尿快点转到包装房!"
    无数个走神的瞬间,我都以为她是医院化验小便的大夫。直到有人告诉我她是胡建人,我才正视她的口音。
    老秦长得不好看,大脸盘,小眼睛,招风耳朵,蒜头鼻子,更过分的是每天都化很浓的妆。她人高马大,虎背熊腰,XL的工衣穿在身上跟紧身服一样。员工对老秦十分敬畏,就连她的顶头上司,黄阳,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对她也是礼让三分。我一度以为这种超然地位是她过人体魄带来的直接后果。
    有天早上,一声惨叫压过了老秦的公鸭嗓。我循声望去,一个厂妹的手卡在了夹具里,那个夹具是德国货,精密又结实,用途是固定和烘烤物料,说用185℃烤你三分钟,一秒都不会少,一度都不会差。它将近三公分厚的钢板一旦夹紧,擎天柱都掰不开。
    几个汉子手脚并用,夹具纹丝不动。加热器的数字不断飙升,很快就超过了七十,妹子的声音已经从嘤嘤嘤变成了啊啊啊。黄阳想把夹具的电源拔了,可一堆线捆在一起,一时也捋不出哪根才是正主。
    我急中生智,跑向车间总闸,跑到半路,灯突然灭了,加热器不再升温,夹具也没了力气。姑娘的手迅速脱险,只留下点皮外伤。灯又亮了,老秦站在总闸下边,面容冷峻,神威凛凛。
    妹子不住嘴地对老秦感恩戴德,老秦要是个男的,妹子铁定以身报恩了。我跟黄阳抱怨道:"要不是老秦当时离电闸近,姑娘现在谢的就是我。"
    黄阳给了我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是不***."
    本次拉闸是有代价的——复电后所有设备都要重新调试,生产计划受阻。领导念在老秦劳苦功高,扣了她三个月基本工资。
    我知道以后一身冷汗:"这他妈拉个电闸拉出大几千,还好老秦离得近。"
    黄阳一声冷笑:"本来老秦站得比你远,看见你跑她才抢先拉的闸。你当她不知道得罚钱啊?"
    从此我路人转粉。
    拉闸事件过后,小厂妹私人给了老秦一些补偿,黄阳也没闲着,他发动员工给老秦凑了几千。我当仁不让,掏了五百。毕竟我他妈一个月也就三千二。老秦不要,大伙坚持让她收下,老秦说好,但是非得拿个小本把人数和金额都记上,说自己暂借,日后必当如数奉还。
    我说:"老秦,我贼**佩服你。"
    老秦说:"谢谢你借钱给我,周天来我家吃饭吧。"
    她说的家其实是员工宿舍,一屋八个人,一层若干屋,从外面一看跟他妈窑洞似的。吃饭那天三十度,老秦穿着长袖,在一平米的厨房里煎炒烹炸。汗水从额头上滚滚滑落,在涂了半斤粉的脸上划出一道道沟壑。
    平日里老秦干活特别拼命,公司一个月加班两百小时的记录就是她创下的。底薪两千,加班费一小时几十块,她一个月能赚八千。
    我问她:"你赚得不少,为啥不住得好点?"
    老秦面露得色:"我的钱全都寄给家里了。"
    说罢掏出手机,给我看她老家盖了一半的新房,二层小楼,造型浮夸,一股浓浓的杀马特贵族气息扑面而来。
    老秦继续洋洋自得:"建房子都是我出的钱哦。还有还有……看,我仔,可爱吧?"
    连续几张照片都是两个三五岁的小娃娃,虎头虎脑,浓眉大眼,比老秦长得好看多了。
    我由衷赞叹:"好看好看。孩子这么小,你要小孩挺晚啊。"
    老秦说:"……讨厌,我是八九年的。"
    我:"……那挺早的。"
    又喝了一会儿酒,我问道:"你老公呢?没听你提起过他。"
    刚才还有说有笑的老秦室友突然专注扒饭,老秦不动声色地拿起手机:"他不在这边的。你看,我上学时的照片,那时候很靓的。"
    宿舍里的风扇不够强劲,老秦汹涌的汗水终于冲开了脸上的粉,露出了一道浅浅伤痕。
    吃完饭我抹嘴走人,老秦非要送我下楼。在楼梯口她吞吞吐吐向我借钱。我挺诧异,这个赚钱小狂人还要跟我借钱?她老公呢?她看我迟疑,立刻承诺,下个月一发工资马上就还。我看不得她跟我客气,马上用手机转账给她。
    第二天午休,跟黄阳抽烟吹**的时候,我说了老秦向我借钱的事。
    黄阳说:"她也跟我借了,数还不小呢。"
    我:"她是不是想整容?周末我好像看见她脸上有伤。"
    黄阳没马上回我,他抽了一整支闷烟才开口:"一定是他老公又来了。"
    我:"你这个逻辑我不是很懂。"
    黄阳说:"她老公烂赌。"
    第一次见到阿强,我差点揍了他。
    那天早上,产线要赶制一批物料,员工们忙得脚打后脑勺,老秦也是足不沾地,她顶着两个黑眼圈,把一盘盘料从一个工序拿到下一个工序。马上到午休了,老秦捧着几个物料盘一路小跑,突然摔倒了。满怀的成品,摔得稀碎,一个不剩。大伙惊呆之后都怒了,连一些平时与她交好的员工脸上都挂不住了。
    黄阳大骂了老秦一顿,并安抚员工加班。二十几号人骂骂咧咧,但还是一丝不苟地重新开始做。下午我偷个懒出去抽烟,在更衣室看见黄阳在跟老秦的室友说话。
    黄阳问,阿强是不是又来找老秦要钱?
    室友扭扭捏捏不肯说,但是一个二百斤的大汉压迫感实在太强,她的犹豫并没有坚持多久。
    昨天半夜阿强翻进厂区,一身酒气地跑到宿舍把老秦要钱。两人在走廊上起了争执,室友听见鞋底落在肌肤上的声音。那声音响了很久,最后阿强丢下几句狠话就走了。过了一会儿老秦回到宿舍,一进屋就直奔厕所。月光下,老秦粗壮的大腿上布满鞋印和血痕。
    室友说完还特意叮嘱道:"老黄,你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老秦不让我们跟别人说。"
    我在更衣室发了很久的呆,等回过神来,工衣的下摆都被我扯烂。天知道我多想弄死阿强。**了啊,知道打人不打脸了。
    那天我们加了很久的班,深夜我走出厂区,看见一个年轻男人蹲在门口嚼槟榔。小伙子长得挺帅,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可就是吊儿郎当的,让人生不出好感。
    老秦从我身后跑出厂区,停在男人面前。我慌忙躲到绿化带后面。她气还没喘匀,忙不迭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现金,有粉的,也有紫的绿的。那男人有些嫌弃地接过,当着老秦的面一五一十地数起来。
    "这么少?"
    "你先拿着嘛,发了薪水我再给你。别再去赌了哦。"
    "干!"男人把钱收好,指着老秦的鼻子开始数落,"没事多加点班,你这么早下班还赚什么钱。家里房子还没盖完,儿子幼儿园学费还得交……"
    我头脑发热,从绿化带后面站起来时就握紧了拳头。有人比我更快,一只肥手突然伸到两人中间,握住男人食指,粗大的手腕轻轻一扭,男人痛呼一声跪倒在地。又一只胖手横空出现,重重落在男人清秀的小脸上。
    "阿强,你**!"黄阳青筋暴起,须发皆张,好似凶神恶煞,怒目金刚。
    老秦脸色煞白,她用力摇晃黄阳的手臂,请求他放过自己的老公,至少,不要在厂门口动手。
    "这**你还求什么情!"黄阳恨恨地再次扬起手,阿强缩着脖子捂着脸,指缝里透出惊恐的目光。
    老秦哭了,我第一次看见她哭。真不好看,妆全花了,本来就紧凑的五官更加向脸中央团结。可是她哭得我好心疼,本来想上前对阿强补上几脚,还是没迈开步子。
    黄阳扬起的手掌也没能落下来,他松开手,阿强连滚带爬地跑开。老秦抹了把鼻涕眼泪,低着头走向宿舍。身后就传来阿强的骂声——客家话,我听不懂,从语气能听出来不是什么好词儿。我转过身猛跑几步,那孙子一声惊呼,又跌跌撞撞跑远了。
    可能阿强真的重新做人了。老秦的笑容越来越多,偶尔还会在产线上开开黄腔,她像刚来深圳一样,越辛苦越高兴,她把工资分成四份,除了盖房,育儿,给老公,还有一份用来还同事。
    偶尔她会在宿舍做一桌子菜,请我们去蹭饭。在那个时期我了解到,龙岩地区的人民习惯在饭前喝碗汤,这跟东北人民在饭后喝汤溜缝的习俗大相径庭。民以食为天,吃饭都吃不到一起去,遑论成语接龙!
    可是生活***应该被**,被我日也行,真的。
    那天早上我来到车间,大伙都心不在焉。黄阳不在,老秦不在,老秦的室友也不在。打电话没人接,发信息没人回。员工只是告诉我,老秦出事了。
    下午,黄阳终于回来了。我把他堵在更衣室,问他到底咋回事。黄阳突然一拳打在鞋柜上,铝制的柜门凹下去一个肥厚的拳印。
    我也火了:"****逼的你说话!"
    黄阳说,阿强死了,老秦要坐牢。
    阿强确实不赌钱了,他跟以前牌友断了联系,白天乖乖上班,晚上跟老秦视频,你侬我侬,俨然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赌瘾跟烟瘾一样,你要集中精力,你要枕戈待旦,你要心无旁骛,还不能太有自信。它不是横冲直撞的犀牛,它是潜伏隐忍的豹子,你戒赌的决心在一夜暴富的獠牙面前,并不比你脆弱的脖子结实。在一次酒后,阿强被朋友拉到了棋牌室。说好只是看看,可是看看很快就变成了过把瘾。过了很久,阿强才想起来自己在干什么。
    他玩大了,把自己没建完的房子输掉了。赌友们关了门,把阿强按在桌上,雪亮的刀子一寸寸靠近他修长的脖颈,"强,立个字据吧。"
    阿强跟老秦说,想回老家看孩子。老秦自是满口答应。她亲手给阿强打包行囊,背包里塞满玩具,零食,牛肉丸,还有给老人的红双喜。
    老家只有老人和小孩,阿强毫不费力地抵押了房子。钱还了这部分赌债,竟然还有盈余。阿强又小心翼翼地玩了几把,精确地把盈余输得干干净净。
    昨天他又来宿舍找老秦要生活费了。老秦还以为他把工钱都给了家里,越看阿强越是喜欢,"浪子回头金不换"催生出了浓浓的少女心。她没上晚班,而是拽着阿强出去开了个房。云雨过后,老秦撒娇,想看看孩子和家里的照片。阿强却支支吾吾拿不出来。趁着阿强去厕所,老秦打开阿强的手机,阿强卖房子的短信记录像把无情的剪刀,把老秦的美梦剪得血肉模糊。
    阿强走出厕所,一见老秦呆若木鸡,他毫不犹豫地伏倒,抱住了老秦的双腿。他想像以往那样,用甜言蜜语和男儿一跪让老秦软化下来。过了许久,老秦没说话,也没流泪,阿强以为自己再次哄住了傻女人。而老秦拿起了宾馆的杯子,用力磕在桌上,把碎片捅进了阿强的脖子。
    在阿强惊愕的眼神中,鲜血飞溅,冲走了老秦对他最后一丝信任。老秦把碎片拔出来,再插进去,直到阿强的脖子和自己的手指上再没一块好肉。
    碎片落地,那是女人希望崩塌的声音。

Tags: 家暴 女人 实习

本文网址:http://www.dl3i.com/gushihui/136118.html ()

人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