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

cc飞车官网: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cc竞速飞车登录网站 > 

性命交关

来源: cc竞速飞车登录网站 作者:张宇清

  俗话说,百病自有百药医。可现在谁要是患了癌症,还是性命交关的事。

  这天上午,和平医院的门诊病人特别多,化验室门口的长椅上坐满了人,个个伸长头颈等着喊名字。

  这时,来了一胖一瘦两个男人,他们刚刚抽了血,也来等候化验结果。

  这两个人坐下去,不少病人同时把头朝他们侧过来,为啥?因为胖的忒胖,瘦的太瘦。要问那个胖同志如何胖法,一句话,就像没有颈脖子,一只头是直接坐在肩膀上的,当中有几圈肉螺丝连接。这会儿,他摇着一把大号芭蕉扇,“呼啦呼啦”地使劲扇风,扇得那件一百十五公分的锦纶汗衫一飘一飘。也许是胖瘦对比,坐在他旁边的瘦老头子,就显得格外瘦了,脖子又长又细,上面的青筋既粗又暴。这会儿,他坐在“铁扇公主”旁边,好像在吹电风扇,把他的那件八十公分老头汗衫,扇得一鼓一鼓。

  过了一会儿,那瘦同志开口了:“同志,请你扇轻点,我吃不消。”

  胖同志一听,非常客气:“好的,好的,你是在重感冒吧!也要化验?”

  瘦同志听到“化验”两字,面色显得有些忧郁了:“我的小肚皮底下两边大腿弯弯里,生了两个块,公社医院说是……”

  胖子一听,赶紧停住扇风说。“是不是淋巴结肿大?”

  “对对对,是这么个说法!他们要我上来给大医院的医生看看,想不到要验血,说要验验白血球。”

  胖同志关心地问:“医生对你说点啥?”

  “医生倒没说啥,刚才有个病人对我说,可能是……癌!”

  “咕咚!”胖同志的嘴里像囫囵吞下一只五香茶叶蛋。原来,这句话,说到他心里去了,因为,瘦同志和他的病生得一模一样。他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又懂得一点医学知识,就对这个同病相怜的人说:“老阿哥啊,我也是大腿弯弯里生了两个块,而且越来越大!假使……假使……化验出来白血球超过十万的话,我们就得了白血病,就是血癌!”

  “真的?”瘦同志的身体轻轻地跳了一跳。

  “真的!”胖同志的屁股重重地耸了耸。

  “那怎么办呢?”瘦同志额角上沁出了汗。

  “只能等死!”胖同志眼睛一闭。

  两个人都沉默起来了。好一会儿,瘦同志才轻轻地问胖同志:“你是干什么的?”

  胖同志“唉”了一声:“厂里供销科的……”

  瘦同志一听,大为可惜地说:“啊呀,你是个国家干部,有许多事要你去做。我是个农民,多一个少一个没有关系。只可惜,这几年我们队里的工分,从三角八升到九角九,今年又包产到了户,好日子刚刚开头!唉……”

  这时候,等候化验结果的人已经陆续离去,医院里显得安静不少。胖同志轻轻地劝瘦同志说:“你不要急,说不定我们两人化验出来都没有问题,岂不是一场虚惊?等等再说!”他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十分,心里不禁“扑通”一跳:不妙啊!时间拖得越长,问

  题越复杂……

  正在这时,他的老婆到医院里来找他了。啊哟喂,这个女同志也是个大块头,尺寸比丈夫还要大。她来到胖同志身边,一屁股坐下来,只听见“咯吱”一声,椅子脚抖了一抖,瘦同志赶紧立起来,坐到旁边去了。这位女同志在汤团店里工作,回家吃中饭,看见丈夫还没回去,晓得有了问题,马上赶到医院,看见丈夫愁眉苦脸,就开门见山地问:“是癌哦?”

  听见这不吉利的话,胖同志朝她白了一眼:“你说话不会轻点?我这病都是平时给你气出来的!”

  胖同志说的是一句气话,他女的却当成他真的得了白血病了,她鼻子一扭,眼睛一闭,嘴巴一翘,“哇”地哭了起来:“嘿……嘿……天啊!我的好亲人……”

  这一哭不要紧,把个瘦同志哭得跳了起来,干脆走到化验室门口去了。

  这边胖同志一跺脚骂道:“啊呀呀呀,我又没死,你哭什么哭?晦气!化验结果还没出来呢!”

  “啊,还没出来?”胖女人赶紧揩揩还没发潮的眼睛说,“我说的嘛,老天爷不会作弄好人。前几年我们下放到农村,吃了多少苦头!好不容易上来,补了钞票,提拔当了干部,后半世人刚刚开始,要是……”她看看丈夫的脸又说,“要是你真的……真的……我们无儿无女的,嘿嘿,你叫我哪能过……”说着,她用一块小手帕捂住鼻子。

  胖同志一听这丧气话,又来了气,就说:“那你去改嫁嘛!”

  女同志一听跳了起来:“改嫁?你拍拍屁股走了,叫我这样胖的人去嫁给谁?谁见过这么胖的……新娘子?”

  他们那边在一来一去,这边瘦同志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心想:唉!

  要是像他们那样,我也就无所谓了。正在这时,一个化验员出来问他:“你叫王福生?”瘦同志连忙称是。那化验员以同情的目光,注视了他一下,把化验单交给了他,轻轻地说了三个字,“二十万!”

  瘦同志捏着这张“生死令”,不知道这“二十万”是吉利的数字还是不吉利的信号,他慢慢地走到胖同志的身边说。“同志,我的来了……”

  胖同志一回头,见他已拿到了化验单,赶紧问:“多少?”

  “二十万。”

  胖同志听了,立即用芭蕉扇在腿上打了一记:“完结!”

  瘦同志有些哆嗦地问:“哪能说法?”

  胖同志对白血球作过一番研究,这会儿像医生对病人说话一样:“正常的人,白血球是五千到九千,如果超过十万,那就讨厌,何况二十万……”

  听了这话,瘦同志眼睛一阵发糊。他捏着化验单,脚上像拖了块铅,慢慢地朝走廊尽头的内科门诊室走去。

  这时候,化验员又走了出来,看看外面只有夫妻两个在说话,便扬扬手中的单子说:“喏,给你。”

  胖同志一见,赶快冲上前去,双手捏牢化验单,迫不及待地问:“多少?多少?”

  化验员见他急得那副样子,差点笑出来,重重地说:“放心吧,只有八千。”

  “啊,天老爷!我说不要紧嘛!”胖同志像一只皮球被拍了一记,一跳老高。

  他的爱人比他还要开心,一把捉牢他的手臂说:“只有八千?快,快去见医生,回头我们到杏花村去吃虾仁蘑菇!”

  胖同志三步并作两步,赶上瘦同志,在他肩上拍了一记说:“老阿哥,你也不要太难过!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啥人算得到呢?不要愁,想开点,有钞票拣好吃的多买点吃吃,有的歇就多歇歇,营养好一点,心情开朗一点……”

  瘦同志听了这番话,很感动,一把握住他的手问:“那么,这种病可以拖几个月?”

  胖同志很有把握地说:“不止!不止!这种病只要你照我刚才说的去办,避免并发症,短的可以拖两年,长的可以拖五六年。”

  “啥?可以拖五六年?”忽然,瘦同志的双目发亮了,他的脸色顿时开朗了许多,“你怎么不早说!我并不是怕死,我是要抢一点时间啊!”他竟然像孩子般地笑了起来,“呵呵呵……只要三年时间,我就心满意足了。同志,你们城里人不知道啊,我的两个儿子,还有村上那些小伙子,前几年只会听队长吹哨子出死力气,种田的窍门一点也不懂,如今包产到户了,不会种田怎么行?我要一样一样地教他们啊……还有那些手工活,编只篮子的,做只畚箕的,也要教他们学,富裕的日子要勤俭过,要心灵手巧。所以,我一听这病还可以拖几年,就开心了……”

  一番话,说得两个胖同志倒也连连称是。他们三位一同进了内科诊疗室,这时候只有一个李医生在了,他是认得胖同志的,先接过他厚厚的一本病历,再翻开化验单,笑了起来:“哈,老兄,你搞错了,这张化验单是黄福生的,你是王福生啊!”说着,又把瘦同志手里的化验单一看:“你们互相拿错了!”

  原来瘦同志是姓草头“黄”,胖同志是姓三划“王”。

  轰!好像一颗手榴弹甩在窗户外头,震得胖同志眼睛闭了起来。突然,他又一个箭步扑上去,两手抓起两张化验单,说要看个究竟。可惜,医生没有说错,瘦同志的一张,写明是长青公社社员,五十九岁,白血球八千;胖同志的一张,写的是五金厂供销科,五十一岁,白血球二十万。

  “天啊!”胖女人终于叫了起来。医生连忙制止:“不能吵,不能吵,对病人不利。”

  还是胖同志冷静,问医生:“化验员会搞错哦?”

  李医生摇摇手,肯定地说:“不可能,每张化验单要经过三个人的手。”

  他们不再作声了,屋子里顿时静得很。医生反复看了王福生的病情,提议说:“验血并不能作最后定论。这样吧,你再去做一次腰椎穿刺,查一查骨髓。不过,很痛啊……”

  “没关系!”胖同志顿时又有了希望,心想:只要能活,不要说是抽骨髓,就是抽脑髓,我也愿意啊!他碰碰爱人的手,拿过医生开的单子,走了出去。

  这里,李医生耐心地检查了瘦同志的病,开了药,吩咐了好多注意事项,亲自送这位农民兄弟到门口。黄福生感激万分,握手和医生告别。走到走廊里,他想起自己买的是傍晚的末班车票,这会儿没有去处,干脆就在医院里歇歇吧。他从小包包里摸出一只小瓷缸,在茶桶里倒了半杯水,又摸出三只熟鸡蛋,坐在长椅上,慢慢地吃起来。他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他好像看见村头有好多好多人在等他回去,听说他平安无事,高兴得把他抬了起来;他还看见,他的两个儿子跟着他下地干活,什么本领都学到手了,金灿灿的谷子连屋子都放不下了;当然,他还看见村上那些小伙子挑着自己编织的筲箕、小篮、蒸笼到市场上去卖了,媳妇们已学会接生猪崽了,他们会过日子了……

  瘦同志就这样,吃完了三只鸡蛋,靠在长椅上美美地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声喊,把他惊醒过来。只见胖同志两手摸着腰脊椎,在爱人的搀扶下,猫着腰走了过来,老远就喊:“李医生,老李!查出来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老天保佑。”瘦同志轻轻地说了一句,站了起来,好心地跟了上去。李医生仔细地看了腰椎穿刺结果,也对王福生说:“虽然骨髓没有问题,可血样化验出的白血球已达二十万,目前还不能下定论,过几天再来复诊。”

  一番话,使胖同志的脸又沉了下来。这时,医生在开处方,瘦同志想上前安慰他几句,但想不出什么中听的话,只是把胖同志刚才说过的那几句又还给他:“老王啊,不要愁,想开点,有钞票拣好吃的多买点吃吃,多休息休息……”

  人家是好心好意,胖同志的爱人听了却不开心起来,不阴不阳地说:“谢谢老伯伯的好心了!我们老王的一身病是给‘四r帮’迫害出来的!是干革命工作忙吃力的!是应该多休息休息,多吃点补补了。”

  她凑到正在开方的李医生身边说:“老李啊,是不是给老王多开几瓶好一点的……嘿嘿嘿,另外,开半年病假。”

  胖同志一听,马上插上来说:“不必了,五个月就行了。”

  “对对对,开五个月,省得扣……”胖女人把“工资”两字节约了,却又凑到医生的耳朵旁说,“是不是开一张转到上海去看病的证明……”

  李医生干脆把笔停了下来,无可奈何地朝她笑笑说:“老王不能再吃补药了,再吃就更胖了。这病假,先开一星期,等下次复诊后再说。至于去上海,我看,还没有这个必要啊……”

  胖女人一听,哪里肯走!赶紧堆上笑脸,用脚在丈夫脚尖上踩了一记,缠住李医生说:“嘻嘻嘻,还得请李医生帮忙啊,我们老王的身体全靠你关照啦……嘻嘻嘻,他平时实在忙,吃不消,最近正在忙厂里新出产的十六寸台扇,李医生你看……”

  李医生笑着摆摆手:“我不要,我不要,家里已经买了。”

  这时,瘦同志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溜了出去。他走下楼后,还隐隐约约地听到胖女人的声音,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唉!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死,都是一样的,眼睛一闭!可活,就活得大不一样了……这两个胖同志啊,你们的日子这么好过,人长得这么肥,为什么不多干点工作,瘦掉几斤肉呢?

  要是都像你们这样活法,呵呵呵……

  他走出医院,觉得浑身冒火,就摸出四分钱,买了一支棒冰,剥开来,把棒冰纸折好,放进小包包,然后,美美地“啊”一口,咬住棒冰,顿时心里好过不少。他回过头,斜着眼瞄了一眼楼上那扇窗,长长地出了口气,大步朝汽车站走去。

Tags: 性命

本文网址:http://www.dl3i.com/gushihui/154669.html ()

人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