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

cc飞车官网: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cc竞速飞车登录网站 > 

白加黑感冒片

  这天下午,邹家骏忽然收到一封电子邮件,信是他大学时的系花余翩翩发来的,说她已经来沪工作,来信的目的是为了打听老同桌丁蕾的联系方式,因为她不小心弄丢了丁蕾的手机号。

  虽然只是一封普普通通的电子邮件,邹家骏却一时间心潮澎湃,陷入了昔日的回忆之中,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余翩翩的一颦一笑。

  大学四年,邹家骏就足足暗恋了余翩翩四年,虽然她就坐在他的前桌。余翩翩的追求者众多,可她对哪个都是不冷不热的。邹家骏觉得和余翩翩很合拍,比如会不约而同在笔下调侃同一件事、关注同一部新书,有时,他甚至觉得和她之间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可是现实中的邹家骏与笔下判若两人,他几次想捅破那层窗纸,都因缺乏勇气而放弃,只敢盯着余翩翩一晃一晃的马尾巴想入非非。

  一天,系里在大教室上课,余翩翩来的有些晚,教室里已经黑鸦鸦地坐满了人,好在已经托丁蕾替她占座。余翩翩刚来到门口,邹家骏也到了,一对男女恰好站在一起,余翩翩白晰如雪,向来有白雪公主的美誉,可不巧的是邹家骏肤色黝黑,跟黑炭头差得不远,与翩翩一下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正患感昌的丁蕾打了个喷嚏后,忽然一声嚷:“白加黑感冒片啊!”周围陡然安静下来,大家齐刷刷地向门口的两个人行注目礼,两秒钟之后,整个教室沸腾起来,笑声几乎掀翻了屋顶。余翩翩的脸刷地红了,邹家骏也很尴尬。他想开口对余翩翩说点什么,却只张了张嘴,吐不出字来,系花又羞又恼地甩了他一眼,然后蹬蹬蹬地向后排的座位跑去。

  丁蕾吐吐舌头,招呼余翩翩过去坐,丁蕾赌气不理她,继续往后排走去,这时,隔壁班那个高大英俊的男生站起来说:“余同学,这儿还有个空位。”余翩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移步坐到了男生相邻的空位上。

  教授来了,教室里安静下来。邹家骏默默地坐在余翩翩后面的位置上,听那个男生与班花窃窃私语,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这堂课上邹家骏如坐针毡,一直熬到结束也没有听清教授讲了些什么。下了课,眼睁睁看着余翩翩和那个男生一同离去,邹家骏真的傻了眼。

  这节课的最大意义在于,“白加黑感冒片”的称号被完整保留下来,邹家骏理所当然的是治疗感冒的“黑片”,而余翩翩就成了“白片”。

  余翩翩和丁蕾仍然是好姐妹,可是和邹家骏的关系却和以往不同了,以前还好,余翩翩在遇到高数的难题时,会很自然地从前排转过身来向他请教。现在却明显对他敬而远之,生怕和他扯上联系被同学再闹笑话似的,现在宁可问同桌丁蕾,可怜丁蕾天生就是个数学**,她索性把作业本往邹家骏的桌上一拍,说:“喂,黑片,你可是高数的高手,江湖救急,给你的同胞指点一下迷津吧。”邹家骏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这时候余翩翩脸上会红一阵白一阵的,扭扭捏捏地垂着眼帘对着空气说:“麻烦你了,这道题。”

  邹家骏几次下决心向余翩翩表白自己的心意,又一次次地退却了。等到他终于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气,却发现余翩

  翩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固定的护花使者,邹家骏认出他就是在大教室里向翩翩献殷勤的高大男生。那个男生是学院中出了名的奶油小生,两个人走在一起,简直就是校园里的一道亮丽风景线。邹家骏退缩了。

  毕业了,同学们各奔前程。系花与她的奶油小生留了校。邹家骏带着一颗失落的心来到了上海,经过几年的商战打拼,邹家骏已不是当年那个羞赦青涩的少年了,他在黄埔江边从一个小职员做到业务经理,中间经历的磨砺可想而知。他的心里对余翩翩始终念念不忘,好几次向同样在沪发展的丁蕾打听翩翩的情况,问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嫁给奶油小生。丁蕾瞪他:“黑片,坦白交代,你是不是一直暗恋着白片?那四年的光阴你干嘛去了?”

  就在两周前,他出差路过杭州,鬼始神差地去母校走了一圈,主要是想见见余翩翩,可是一打听,说是她已经辞职了,但不知去了哪里,那个奶油小生倒还留在学院里,只是人家早已结婚生子。他问来余翩翩的手机号,提示是机主已停机。

  余翩翩似乎一下子人间蒸发了!邹家骏一次次地给翩翩的信箱发邮件,依然是石沉大海。

  总算老天不负有心人,就在邹家骏想再次跟丁蕾打听情况时,翩翩自己出现了,虽然她的邮件并不是专程写给自己的。邹家骏暗暗庆幸翩翩弄丢了丁蕾的号码,不然他就没有机会献殷勤了。于是,他马上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热烈欢迎系花来沪发展,然后开玩笑问她的那位是何方神圣,接着有些惋惜地告诉她,他并没有丁蕾的联系方式,然后言词恳切地表示,有什么用得到的地方,尽管开口,他愿意做免费的旅游向导兼地理顾问。信的末尾,邹家骏详细地附上了自己的单位地址手机座机等一切能找到自己的联系方式。信尾的落款,他还别出心裁地写上了“黑片”。

  邹家骏写完这封“投石问路”的信,仔细检查无误后,鼠标轻轻一点,发送了出去。然后开始忐忑不安地等待回音。邹家骏一整天都没坐安宁,像只没头苍蝇一般,手心捏着把冷汗,隔五分钟就收一下邮件,结果白白等了一下午,系花的回信没有来,只好闷闷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晚上,邹家骏爬上网,试着接收邮件,发现除了两封垃圾邮件,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留的“黑片”署名惹恼了系花?正在郁闷时,手机“嘟”的一响,收到一条短信。邹家骏拾起手机一看,见是个陌生的号码,再一看短信内容,忍不住跳了起来。短信是余翩翩发来的,上面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还是独身一人,正缺向导呢。

  邹家骏喜出望外,连忙给她回短信。不知不觉,两人的短信互发了好久,因为时间的间隔而导致的陌生感早就烟消云散。邹家骏趁机拔了电话过去,提出双休日当导游,请她同游上海滩。电话那头,系花的声音银铃般地响起来,只听她说:“我可是路盲,黑片你别卖了我哦。”邹家骏连称不敢,不敢,他心里却在嘀咕:卖了你,我可舍不得。

  双休日到了,邹家骏如愿以偿约到了佳人,虽然邹家骏的脑海中佳人的音容笑貌一直刻骨铭心,可是当余翩翩真的出现时,他仍觉眼前一亮,眼前的翩翩和当年一样的白晰俏丽,只是脱去了当年的稚气,平添了一份妩媚,头上那束清爽的马尾也已成了柔顺的披肩秀发,说不出的迷人。

  两个月后,邹家骏终于梦想成真,翩翩正式成了他的女朋友!这真是踏破

  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邹家骏向翩翩承认,自己爱她很久很久了,翩翩含情脉脉看着他,幽幽地说,她也是。可是他一直没有向她表白,让她又爱又恨,终于以为是自己一厢情愿,惆怅中接受了那个奶油小生的求爱。一起留校后,他们之间的性格差异逐渐暴露出来,终于分了手。

  邹家骏叹了一口气,原来翩翩并不介意与他合称为“白加黑感冒片”,她介意的是他不肯开口向她表示呀!!

  “你怎么会突然辞了职来上海呢?”邹家骏疑惑地问,翩翩抿了嘴笑而不答。

  有一点,邹家骏隐隐有些过意不去,他对翩翩隐瞒了知道丁蕾手机号的事。翩翩发来邮件询问他时,他有意瞒下了这件事,怕的是佳人找到死党,他这个黑片就少了见缝插针的机会。

  是时候告诉翩翩她死党的下落了,也让她开心开心。不过不能告诉她自己是有意为之,得说是一时忘了。这天,邹家骏正好要到翩翩所在公司的写字楼里公干,谈完业务后,便拐到翩翩的楼层去找她,想约她吃饭,然后故作惊喜地告诉她,找到了丁蕾的手机号码。

  翩翩正坐在电脑前打印文件,见到邹家骏时有些意外,惊喜地说:“家骏,你还从没来过我们公司呢?嘻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邹家骏笑言自己来谈业务,顺便拜访一下“老婆大人”。

  “黑片!”一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邹家骏下意识地抬头,只见老同学丁蕾正风风火火地走过来。

  “啊?丁蕾!”邹家骏惊讶之余想,原来这对姐妹花已经碰面,看来不需自己费神拉线了。

  翩翩这时有些害羞起来,拉过丁蕾,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丁蕾却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原来你们真的是‘白加黑’啊,保密工作这么好,真是重色轻友,我说翩翩,多亏我这媒婆死活拉你过来,介绍你加盟我们公司吧?”

  原来,翩翩在与白马王子分手后,听丁蕾几次在电话里唠叨,黑片像是暗恋她多年了,老是打听情况,而且一直没找女朋友。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啊,听的多了,又连二连三收到邹家骏的邮件,加上丁蕾的极力怂恿,于是千里迢迢地来了,她想她错过了一次,不能再错过第二次了。

  弄清原委,邹家骏真想趴到桌子上大笑一通,原来翩翩压根没有弄丢死党的手机号,发邮件向他打听丁蕾的下落,用的无非也是那招“投石问路”啊!真是棋逢对手,幸福!

Tags: 白加黑 感冒片

本文网址:http://www.dl3i.com/gushihui/155445.html ()

人赞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