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

cc飞车官网: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cc竞速飞车登录网站 > 

cc飞车:少鹏的挥洒校园生活

来源: cc竞速飞车怎么看路子 作者:八巷

  在江平一间普通的高中里,进行着紧张的高三总复习。在墙角边,坐着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此时正认真的听着老师讲课。他叫郭少鹏,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成绩普通,样子也十分的普通。不过有一点明显的和别人不一样,那就是他的左眼有一点斜视,这让这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很是自卑。当然,他与别人最大的不同却不是他的外貌,而是他那与别人明显不一样的性格,他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或是一个人发笑,更多的是一个人在座位上沉思,班上的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过去的经历。

  他从小出生在农村,八,九岁的时候,由于他那个能干的父亲,他们全家都搬到了江平的城市里,对一个八、九岁的小孩来说,是非常好奇的。但城市里的教育比农村里要严格,他经常因为贪玩不按时交作业而被老师责罚。他个性软弱,也经常被班上的一些同学欺负,因此他很羡慕电视里的那些侠客,在被同学欺负后心里老想:如果我会武功,一定好好的惩罚那些同学,这仿佛成了他的精神寄托。

  而他那优柔寡断而又软弱的个性终于在他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造成了一场悲剧,别看他经常受别人欺负。在家里,他可是个十足的“小霸王”。他害怕上医院,不敢去。那个宠他爱他的妈妈那敢不“遵旨”。这病一拖,他的眼睛就有了伤疤,他是一个把自己看的很重的人,从此他就不敢和别人对视,总是刻意的躲避着别人的目光,幸好他性格乐观,日子也还照样过。

  上初中了,他变的很自卑,经常刻意的回避别人的目光。而他内心却把自己看的很完美,总是想象着自己是别人的榜样,是大家的主角。因此,尽管自卑,他却在大家面前硬是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而且有时候他还喜欢在教室里跟老师唱唱反调,惹的同学哈哈大笑,他喜欢那种被人注意的感觉。虽然会不时的闹出一些笑话。

  然而,到了高中后,发生了一件让他终生难忘的事。有一次,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不舒服,晚上总是疼,他去了医院检查了一下,结论是输尿管结石,医生叫他去泌尿科检查一下。如果换着别人倒也没什么,可是他就不同,他讨厌那种被别人帮助的感觉。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因为没有去看病,他始终有颗心放不下,总是想着会不会出什么意外,然而他又羞于去医院,所以他做事情仿佛变的无法专心,总有一根筋搭在自己的身体上,可他又放不下架子去看病。要知道,他从小养尊处优,在父母眼里他是一个非常纯洁,不受外界玷污的好孩子,他怎么能破坏父母的这种印象?所以这病就一天天的拖下去,他人也变的十分暴躁,经常动不动就发脾气,父母问他什么,他也不说。他不想跟父母谈有关“性”方面的话题,他觉得这是对他“伟大”人格的侮辱。

  然而,日子拖的越久,他的心病也就越重。终于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他把他的顾虑告诉了他妈妈,他当时真的可以说是鼓足了勇气才说的。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在那个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理状态变了,他变的很多疑,很迷信,而且总是强迫自己想一个问题,想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他自己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总觉得自己好象不能想以前那样学习,那样思考问题了。他的脑子好象没有休息,整天想这想那,就是不能安下心来学习,此时贪玩的他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更可怕的是他的那些胡思乱想的思维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习。

  “少鹏。”老师的叫声打断了少鹏的沉思,“请你来做黑板上的这道题,我以前讲过了,你应该会做的,快点。”

  少鹏迷惘的走了上去,看了看黑板上的题,很有信心的说:“老师,这道题我……”同学们都以为少鹏会回答说会做,谁知少鹏突然又很快的说了三个字“不——会——做”

  台下的同学被他这种语言逗的哈哈大笑,他喜欢这种给同学制造笑料的感觉,他觉得很有满足感。

  那位和善的物理老师摇了摇头:“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做,怎么参加高考”

  其实少鹏心里比谁都着急,对他来说高考自他有了心理疾病后,对他太重要了。他想通过高考证明自己,他想要让同学知道他在这所不起眼的高中里是个很优秀的学生,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他可以说不是个正常人了,看书阅读对他来说很困难。他总是一边学习,脑子里一边想别的问题。

  少鹏刚坐到座位上,就听见他旁边一排的同学窃窃私语,一个绰号叫螃蟹的同学正在那里说:“小斜眼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做,***去死吧。”少鹏听到这句话,当然心里很窝火,但他不会跟人家争辩,他害怕别人提他的眼睛,而且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哼,迟早有一天,会好好的教训你。”少鹏心里想。

  放学后,少鹏还是那样,无精打采的回到家里。

  “回来了。”少鹏妈热情的招呼着儿子,而少鹏对她则不理不睬,自从他有了心理疾病后,他对他妈便不大理睬,似乎有很多东西无法发泄,便用沉默来发泄对外界的不满。

  “妈,我今天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少鹏说。

  “什么事啊!儿子有什么事当然要跟妈妈说。”少鹏妈说。

  “妈,今天有同学嘲笑我,我想去动手术,我不想被别人嘲笑。”

  “别人笑你,你更加要争口气,好好学习,不要被别人……”

  “**。”还没等少鹏妈说完,少鹏就狠狠的丢下两个字,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少鹏是想让他妈帮他解决困扰他,让他自卑的问题,不是来听他说教的。

  “少鹏啊!”少鹏妈走进了少鹏的房间,“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啊!”

  “有些事你根本就不懂。”

  “我懂,我怎么不懂。”

  少鹏干脆转过身去,不再理他妈妈。

  第二天,少鹏起了床。

  “起床了啊!“少鹏妈说道。少鹏看也没看他妈一眼,径直走进洗手间,拿起杯子,自顾自的漱起口来。他有点恨他妈,他恨他妈不了解他。他只想去动一下手术,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不想让他同学再去嘲笑他。

  “你怎么回事,妈跟你说话听见了没有,你靠谁养着?”少鹏妈有点恼火。

  少鹏仍然做着自己的事,他漱好口,洗完脸,背起书包,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

  少鹏低着头,走进教室,一看表,才知道自己迟到了。只见班主任严厉的看着他:“现在几点了,你还想不想考试了,我倒奇怪了,现在离高考越来越近了,你好象反而越来越轻松了。来,给我站到后面去。”

  少鹏自从得了心理疾病后,人也有点麻木,他不想争辩,自己走到教室后面。有个女同学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也许他觉得老师太过分了,毕竟少鹏还是成绩不错的同学,其实少鹏有时候也崇拜自己,毕竟自己脑子每天像一团浆糊一样,可由于自己每天很努力的学习,在这个普通高中里成绩还算可以。

  少鹏也注意到了那个女同学的目光,不过少鹏心里挺不好受的。“难道我落到了要一个女人同情的地步吗,她算什么东西啊,也有资格同情我。”少鹏心里想。

  上午的课很快就结束了,少鹏回到了自己家里,看到爸妈和许多亲戚都在,少鹏照例没和他们打招呼。自从少鹏发现自己心理有问题之后,他对这个世界很厌恶,而周围的人又因为怕少鹏的爸,哪敢得罪这个太子爷啊!

  “回来了啊!”少鹏妈说。

  少鹏自顾自的走进厨房去盛饭,就当所有人都是空气一样。

  “太不像样子了,你读的什么书啊!你读书读到哪里去了?”少鹏妈非常生气,然后她回过头跟那些亲戚说,“他现在不跟别人说话,也不拿我们当爹娘。”

  “小孩子是这样的,以前我小时候跟我爸也吵过架,后来三天没跟他说话,慢慢会好的。”有个亲戚为少鹏开脱。

  少鹏对此不理不睬,独自吃好饭,走了出去。

  走出大门,少鹏正准备去学校。突然他发现路上有个乞丐,少鹏没去理他,自顾自的去上学。

  可是刚走开,少鹏突然又回过头来,摸出自己仅有的一块钱,扔在了乞丐旁边的碗里。

  走到学校,少鹏照例低着头,走进教室。

  “少鹏。”有个同学叫住了他,又是那个叫螃蟹的同学。

  “什么事?”少鹏问道。

  “没什么,你物理作业交了没有?”螃蟹问道。

  “哦,还没有,你借本给我抄抄吧!”少鹏说。

  “抄?不怕你左眼越抄越斜啊!”螃蟹有点幸灾乐祸。

  少鹏最忌讳别人说他的短处,此时他真想跑过去狠狠揍螃蟹一顿,可是他没有,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呵呵,我待会做,哦,对了,第一节什么课啊!”少鹏连忙扯开话题。

  “物理课,快点吵。我马上要交上去了。”螃蟹说完后,扔下一本本子就走了。

  少鹏愣了一下,还是拿起本子,快速的抄了起来。

  回到家里,少鹏还没从中午的屈辱中走出来。他快速的放好书包,在饮水机中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半,接着把剩下的半杯水全部泼在地上。

  “少鹏,我刚刚拖完地,你怎么乱倒啊?”少鹏妈说。

  少鹏仍然是老样子,他拿起书包,回到自己的房间,回答***只是那声沉闷的关门声。

  “唉,这孩子。“少鹏妈叹了口气。

  晚上,少鹏的表姐来到少鹏家吃饭,少鹏对这位表姐却是非常的喜欢,少鹏的表姐长的非常的有学者的气质,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上架了副眼镜,留着一条马尾辫。在当地的一所高中教政治。

  “晓君姐姐,今天怎么来了。”少鹏高兴的说。

  “晓君姐姐今天到我们家吃饭。”少鹏妈说。

  少鹏却看也没看他妈一眼,对晓君姐姐说:“晓君姐姐,最近在学校里怎么样啊?”

  “还好啊!少鹏,你妈把你的事跟我说了,她说你经常在家里发脾气,我是看不出你有什么生理缺陷,我以前在上大学的时候摔了一跤,额头上还有一道疤呢。”

  少鹏厌恶的看了他妈一眼,转过头对他表姐说:“你头上的疤怎么跟我比啊?就像一个感冒的人对有癌症的人说,‘别担心,我也生着病’。你讲这能比吗?我没缺陷,没缺陷别人笑我干什么?我没有其他要求,只希望过普通人的生活,跟其他人一样。现在我每天低着头走路。”

  “那你准备怎么办啊?去整容吗?我以前有个同事去割了双眼皮,结果眼睛都红肿了好几天……”表姐说的很温和,可是没等她说完,少鹏就打断了她:“你同事神经病啊?好好的去做什么。我又不是为了好看,我只是想和正常人一样。”

  其实在以前少鹏是个很乐观的人。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在家里很暴躁,除了表姐,他对谁都没有好态度。

  表姐仍然是温和的看着他,没有跟少鹏争辩,而是跟他聊起了学校里的一些事情,少鹏认真的听着,两姐弟很聊的来。

  晚上,少鹏的表姐拿出了学校的政治试卷对少鹏说:“今天我在你家改一下试卷。”

  “让我来改,我政治很不错的,特别是哲学。”少鹏这话倒也不假,他的政治确实不错。

  “好啊。”少鹏表姐看少鹏精神挺不错的,接着对少鹏说,“少鹏啊!你看你这几天都不理你妈,你知***有多伤心吗?”

  “我比她伤心一百倍。他每天只会让我读书,只会讲外表美不重要,心灵美最重要这样的废话。我没其他的,只想做个普通人,这点要求不过分吧!我要她帮我解决我的问题,否则我就自杀,百分之百自杀。”

  少鹏的表姐无奈的看了看少鹏便不做声了。

  少鹏等到他表姐离去后,独自一人看起了电视,电视机的声音在哗哗的响着,而少鹏木然的看着。突然少鹏拿起遥控器狠狠的摔向电视,一切都没有预兆,以至于少鹏家的保姆吓的叫出了声。

  少鹏摔完遥控器,便走进自己的房间,狠狠的关上了门。

  突然少鹏妈一把打开少鹏的房门,拿起一条鸡毛掸子狠狠的向少鹏打去:“小**,你在学校读的什么书啊?家里哪一件东西是你挣来的,小**,小**。”

  少鹏任由他妈打着,脸上仍然是一脸的木然,他妈打着打着,突然一把扔掉鸡毛掸子,哭着跑了出去。

  少鹏等他妈走后,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然后坐在床边,狠狠的叹了口气。接着拿起课本,想看一会书,可是一拿到书,少鹏发现他的疾病又来了,他总是重复的拿起书,然后又看封面来确定自己有没有拿错书。他明知没必要,却又控制不住,越控制不住越想控制,越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住,终于少鹏发疯似的扔掉书本,抱头大哭起来。

  眼看高考就要到了,少鹏所在的学校由于比较差一点,所以同学们即使在高考临近的时候也不怎么拼命,甚至有些同学觉得高考没希望了,干脆就不来上课了。

  这天,少鹏所在的班的班主任临时有事没来学校,教室里就更吵了。少鹏听见他前面几排的同学在议论着什么,少鹏没去在意。只看见其中有个叫陈天的同学向自己笑了笑。

  中午,少鹏刚吃完饭走进教室,突然看到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欢迎郭少鹏同学给大家开个个人演唱会。那个叫陈天的同学和螃蟹拉住少鹏的手对少鹏说:“少鹏,我们快要毕业了,大家都知道你歌唱的不错,这次给大家露一手。”台下的同学都跟着起哄:“唱一首嘛,别扫兴嘛。”

  少鹏看这大家这样为自己鼓掌,也很想表现一下自己,而且少鹏很注意他人的想法,他怕自己驳了大家的兴致,以后在班里难做人。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到台上对下面的同学说:“那我就唱一首吧。”

  “静一静,大歌星要唱歌了,谁打搅歌王我们对他不客气。”陈天说道。

  台下很快就由热闹变为安静。少鹏很快唱了一首流行歌曲,他很希望大家注意自己,看到自己的优点,于是他很尽心的唱着。

  听完歌声,大家都鼓起掌来。少鹏觉得一阵欣喜,甚至有些得意。

  “再来一首嘛,歌王。”那位叫陈天的同学说道,“同学们,大家让不让歌王下场。”

  “不让,不让,歌王再来一首。”有几个同学一边拍桌子一边说道。

  少鹏其实这个时候也想再听听同学们的鼓掌,索性就顺水推舟再唱了一首。

  台下又是一阵轰闹,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听完后,就散去了。

  此时,从窗户旁走过一个人。他叫诸立,是少鹏在学校里的好朋友,少鹏唱完歌后,刚走出教室的门,诸立就对少鹏说:“你傻不傻啊?人家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知道人家背后怎么说你吗?”

  少鹏被诸立问的有点语塞,但还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着说:“我知道,我……我知道。”

  “知道你还唱,你真的以为你自己是歌星啊!人家当你是笑柄你知不知道?这下好了,以前对你印象很好的人现在也当你傻瓜了。”

  少鹏此时cc竞速飞车怎么看被别人戏弄了,可是他还是笑了笑说:“我只是唱了首歌而已,没什么,没什么。”

  少鹏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家里只有保姆一个人在收拾房子,正好少鹏的表姐来少鹏家吃饭。

  少鹏看到他表姐,便说:“晓君姐姐,我可不可以跟你聊聊啊?”

  “好啊!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我说说。”少鹏的表姐说。

  “晓君姐姐,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分不清楚什么是开玩笑,什么是恶意的伤害别人。”

  “你主要是整天待在家里,多跟同学接触接触。平时也要学的‘圆滑’一点,有些事情你不要怕得罪同学。”

  少鹏听完后,默默的低着头。其实他心里知道他很想跟同学打成一片,希望大家平时能用平等的眼光来看待他。可是他内心的自卑感又让他感到跟同学很有距离,而他由于心理疾病所做出的一些古怪行为又让同学们觉得他很不能理解。

  事情过去一个星期了,大家都默默的迎战着高考,也许用“迎接”这两个字更加合适。因为少鹏所在的学校由于是新办的,生源并不太好,大家对高考产生了半放弃的态度。

  这天,陈天,螃蟹等几个同学都在踢足球,少鹏一向对足球很感兴趣。可是由于他的心理疾病,少鹏做任何事都不能集中精神,包括踢足球,所以踢的不怎么好。可是由于他懂的一些足球的技巧,并经常在教室的后面做各种动作,同学们也都爱看,当然也有些确实是真的爱看他的“表演”,大多也都是跟着起哄,少鹏也无所谓,他喜欢受人注意的感觉。

  “少鹏,来踢一下嘛”一个同学说道。

  “好……好啊。”少鹏显得有些感激。

  少鹏走到场上开始踢了起来,一开始,由于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足球,少鹏连球也停不了,并经常失误,后来球慢慢的也就听话了。大家也没说少鹏什么。少鹏感到玩的很开心,大家踢到快上课才回教室。由于少鹏踢的不好,但人家没说他什么。少鹏心里暗暗的有点感激。

  这天放学后,少鹏来到陈天的桌旁,对陈天说:“明天是星期六,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在我家旁边的饭店。”

  “好啊!我准时到,叫上几个同学一起来。”陈天说。

  “就这么定了,一起来啊!”少鹏说。

  其实,少鹏自己并没有钱,他请同学吃饭的事也并没有跟父母说,他请同学吃饭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他也想借此拉近自己和同学的距离。

  回到家里,少鹏便对他妈说:“妈,我明天要请同学吃饭,你给我几百元钱。”

  “那明天吃饭的时候注意点,看着菜单,不要被别人骗了。再问问有没有打折的,再……”

  “好了,我知道了,你给我钱就可以了。”少鹏打断了***话。还是像以前那样子,少鹏说完后,就一个人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晚上吃饭的时候,少鹏还是不跟自己的父母说话,吃完饭后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唉,这孩子,一句话也没有。”少鹏妈叹了口气。

  第二天中午,少鹏和几个同学如约在饭店里吃了餐饭。席间,少鹏尽量的跟同学开着玩笑,说着话,大家也都显的比较高兴,少鹏第一次觉得大家接纳了他。

  星期一很快就到了,少鹏照例去上学。一进教室,就觉得教室里同学在叽叽喳喳的谈论着什么,其中有个同学叫王子栋,是班里的“破坏王”,不但在上课时爱讲笑话,跟老师捣乱,而且在下课的时候还经常在同学地方搞一些小小的恶作剧,因此那些成绩较差而又好动的同学很喜欢跟他在一起。

  王子栋一见到少鹏,就想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叫道:“少鹏,我要吃牛排,你请他们不请我,下次一定要请我吃饭。”

  少鹏没去理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此时,陈天走了过来,对少鹏说:“少鹏,上次你请我吃了餐饭,这星期我没钱了,你再请我吃饭吧,下星期我们请你吃饭。”

  少鹏没想到陈天会这么无耻,他像受到了屈辱似的,只用眼睛看了看陈天。

  中午,有个女孩叫少鹏帮他提桶纯净水回来,少鹏爽快的答应了。可当少鹏走进教室时,只听见陈天大叫道:“老板来了,老板来了,大家帮他提啊!五元一桶,五元一桶。”

  王子栋,螃蟹等人也跟着起哄,少鹏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可是他不想发作,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人打架,少鹏会觉得很丢面子。

  少鹏不去理睬他们,只是放好水桶,走到座位上坐下,小声说了句:“这些人真不要脸。”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跟他们这些人在一起干什么,你想跟每个同学都搞好关系吗?”少鹏的同桌也责怪起少鹏来。

  晚上少鹏骑着自行车回家了,刚好遇到了自己的同桌,少鹏的同桌叫赵林,他见到少鹏就说:“少鹏,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赵林是少鹏的同桌,为人幽默开朗,很得同学的喜欢,就是为人有点自负,一开始和少鹏相处的还可以。可是渐渐的,他发现少鹏有些言行举止很怪,经常一个人发呆,反应也很迟钝。而且不知为什么,总是不跟别人说话,渐渐的他有点不喜欢少鹏了,当然他不知道少鹏有心理疾病。今天不知为什么,他主动和少鹏打起了招呼。

  “少鹏啊,你知道同学怎么说你吗?大家都说你有点傻傻的,平时你怎么不跟大家说话啊?你看看我,平时有说没说的跟人家聊天。总是一个闷着干什么?还有,你骑自行车的时候不要老是向后看,好象丢了什么东西似的。有些坏习惯要改改掉,另外不要一个人独自发呆,有时侯也不知道你在傻笑些什么。”

  少鹏默默的承受着别人的不理解,他也不想解释,难道跟同学说他心理不正常吗?这他可做不到,少鹏只是一声不响的听着,他感到这个世界很黑暗,大家都不理解他。

  以后的日子里,陈天经常骚扰少鹏,总是希望再从少鹏那里得到些好处,少鹏干脆不去理他。即使见了面也不打招呼。尽管班上有些同学还经常对他起哄,叫他老板,还经常调侃他,但少鹏已经无所谓了,他只是一个人默默的看书来准备高考,但少鹏哪有那么容易看的进去,他经常反复的想一些无聊的问题:花为什么是红的?鸟为什么会飞?甚至经常思考有些哲学家都思考不出的问题,如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些无聊而又让少鹏难受的想法深深的困扰着少鹏。当然除了这些无聊的想法外,少鹏还有一些古怪的思维。有时候少鹏明明看懂了书,可是不知怎么的,他总是有怪念头出来,他觉得他看懂了书而别人没看懂是不符合逻辑的。他就强迫自己忘掉。可是自己根本不想去忘掉。少鹏甚至还想着别人的思维能控制自己。这些想法非常的牢固又非常的可怕。少鹏不知怎么办才好。少鹏觉得自己像是汪洋中的一条小舟,无依无靠。而且得不到大家的理解。

  高考很快就到了,大家本来对高考就不抱什么希望,班里倒是平静了下来。可别人无所谓,少鹏就不同,他要证明自己是班上的好同学。而且高考在他眼中分量很重,在他看来,高考是衡量一个学生好坏的标准。

  少鹏最担心的是高考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怪念头出来控制他。幸好高考的三天,少鹏尽管浑浑噩噩的,但总算平安无事。

Tags: 校园 生活

本文网址:http://www.dl3i.com/gushihui/155713.html ()

人赞过